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1111  test aNd 8=8  test++aNd+8=8  as++aNd+8=8  as aNd 8=8

小米德州app_酒文化网进入



【导语】《扬州慢淮左名都》这首词写于宋孝宗淳熙三年(1176)冬至日,词前的弁言对写作光阴、地点及写作动因均作了交待。姜夔因途经扬州,目睹了战斗洗劫后扬州的冷落天气,抚今追昔,悲叹今日的荒野,追忆往日的繁华,发为吟咏,以依靠对扬州往日繁华的怀念和对今日山河破的哀思。下面是无忧考网分享的《扬州慢淮左名都》古诗词原文及翻译。迎接涉猎参考!

《扬州慢淮左名都》

作者:姜夔

淳熙丙申正日,予过维扬。夜雪初霁,荠麦弥望。入其城则室如悬磬,寒水自碧,暮色渐起,戍角悲吟。予怀怆然,感慨今昔,因自度此曲。千岩白叟以为有《黍离》之悲也。

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解鞍少驻初程。过东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。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渐傍晚、清角吹寒,都在空城。

杜郎俊赏,算而今、重到须惊。纵豆蔻词工,青楼梦好,难赋深情。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。

翻译

淳熙年丙申月冬至是日,我颠末扬州。夜雪初晴,放眼望去,全是荠草和麦子。进入扬州,一片冷落,河水碧绿凄冷,天色渐晚,城中响起凄惨的号角。我心坎悲惨,感慨于扬州城今昔的变更,于是自创了这支曲子。千岩白叟觉得这首词有《黍离》的悲惨意蕴。

扬州是淮河东边的大年夜都,在竹西亭美好的住处,解下马鞍少为停顿,这是最初的路程。以前是十里东风一派繁荣景致,而我如今看到却长满荠麦叶草一片青青。自从金兵鞭挞打击长江回去今后,疏弃了池苑,伐去了乔木,至今还憎恶提及旧日用兵。气象垂垂进入傍晚,凄惨的号角吹起了冷寒,这都是在劫后的扬州城。

杜牧有卓越的鉴赏,意料本日,重来此地必然吃惊。纵然“豆蔻”词语精工,青楼美梦的诗意很好,也艰苦表达出深挚的情感。二十四桥仍旧还在,却桥下江中的波浪浩荡,凄冷的月色,处处寂静无声。怀念桥边的红芍药,可每一年知道它替什么人着花繁生!

赏析

姜夔在这首词里用了他常用的弁言。弁言的好处就在于交卸写作的启事和写作的背景。而这首弁言则更明确地交卸了这首词的写作光阴、地点、缘故原由、内容、和主旨。让人更好地、更深入地懂得词人写作此词时的生理情怀。

全词分为高低两阕。但两阕的写作伎俩都是运用一种光显比较,用往日扬州城的繁荣隆盛天气比较现时扬州城的凋残破败惨状,写出了战斗带给了扬州城万劫不复的劫难。

词的上阕,写出了词人亲眼目睹的天气和自身生理感想熏染。写出了扬州城在“胡马窥江去后”令人酸心不已的凋残和废弛天气。词人先从自己的行踪写起,写自己初次颠末扬州城,在的竹西亭解鞍下马,稍作停顿。走在漫长的扬州道上,词人所见到的整个是长得茂盛而齐整的荠麦。而往日那个晚唐书生杜牧对扬州城美景的由衷溢誉一去不复返。自金人入侵后,烧杀掳掠,扬州城所剩下的也只是“废池乔木”的了。人们提及那场战斗,至今还感觉心有余悸和刻骨痛恨。一个“厌”字,很恰当地写出了人夷易近的魔难,朝廷的昏聩和胡人的罪责。日落傍晚,凄厉的号角声又四处响起,回荡在扬州城孤寂的上空,也回荡在词人昏暗的心灵间。词人很自然地实现了由视觉到听觉的转移。

词的下阕,运用典故,进一步深化了“黍离之悲”的主题。往日扬州城繁华,书生杜牧留下了许多关于扬州城不朽的诗作。可是,要是这位多情的书生今日再重游故地,他也必定会为今日的扬州城认为吃惊和酸心。杜牧算是个俊才情种,他有写“豆蔻”词的奥妙精当,他有赋“青楼”诗的神乎其神。可是,当他面对目下的凋残破败天气,他必不能写出往日的款款深情来。扬州的名胜二十四桥仍旧存在,水波涟漪,冷峻的月光下,四周寂籁无声。唉,试想下,只管那桥边的芍药花年年准期盛放,也很难有人有情思去欣赏它们的艳丽。词人用带悬念的疑问作为词篇的结尾,很自然地移情入景,今昔比较,催人泪下。

纵不雅全词,行文的基调都笼罩在一种悲惨惨怆的氛围中。无论是词人所见到的“荠麦青青”、“废池乔木”照样在傍晚里听到的“号角”和“空城”照样词人自身所想到的杜牧“难赋深情”和不知亡国恨的“桥边红药”,都是一种悲剧的写照。

情景融合是这首词在写作体现伎俩上最显明的一个特征。移情入景,乐景写哀,都是词人常常应用的伎俩。分外是乐景写哀,词人在文中写了大年夜量的乐景:名都,佳处,二十四桥……可是,写乐景是为了衬托哀情,是为了比较“现在”的惨状:名都的凋残,佳处的弊坏,二十桥的冷寂……正如王夫之所说:“以乐景写哀,以哀景写乐,倍增其哀乐。”

用今昔比较的反衬伎俩来写景抒怀,是这首词的特色之一。上片用往日的“名都”来反衬今日的“空城”;以往日的“东风十里扬州路”(杜牧《赠别》)来反衬今日的一片荒野天气——“尽荠麦青青”。下片以往日的“杜郎俊赏”、“豆蔻词工”、“青楼梦好”等风骚繁华,来反衬今日的风骚云散、对景难排和深情难赋。以当年“二十四桥明月夜”(杜牧《寄扬州韩绰判官》)的乐章,反衬今日“波心荡、冷月无声”的哀景。下片写杜牧情事,主要目的不在于评论和怀念杜牧,而是经由过程“化实为虚”的伎俩,点明这样一种“情思”:纵然杜牧的风骚俊赏,“豆蔻词工”,可是假如他而今重到扬州的话,也定然会惊疑河山之异了。借“杜郎”史实,逗出和反衬“难赋”之苦。“波心荡、冷月无声”的艺术描绘,是异常精细的特写镜头。二十四桥仍在,明月夜也仍有,但“美女吹箫”的风月繁华已不复存在了。词人用桥下“波心荡”的动,来映衬“冷月无声”的静。“波心荡”是俯视之景,“冷月无声”原先是仰不雅之景,但映入水中,又成为俯视之景,与桥下涟漪的水波合成一个画面,从这个画境中,彷佛可以看到词人低首沉吟的形象。总之,写往日的繁华,恰是为了体现今日之冷落。

善于化用昔人的诗境入词,用虚拟的伎俩,使其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余音环绕,余味不尽,也是这首词的特色之一。《扬州慢》大年夜量化用杜牧的诗句与诗境(有四处之多),又点出杜郎的风骚俊赏,把杜牧的诗境,融入自己的词境。

人称姜夔的词风清雅空灵,此词体现得异常凸起。此词的清雅空灵不只表现在词语上,如“清”“寒”“空”“波心”“冷月”,而且还表现在造境上,如用“犹厌言兵”体现兵燹之后的残破,用杜郎名句体现扬州往日的繁华,用“二十四桥”“波心荡”“冷月无声”体现清幽伤感的气氛,用“桥边红药”体现“寥寂开无主”的荒野。

扩展涉猎:精选九首姜夔的诗词

1、《大大年夜自石湖归苕溪其九》

幼年有名笔墨场,十年苦衷只凄惨。

旧时曾作梅花赋,研墨于今亦自喷鼻。

解析:诗意落败后的人生,英豪不提昔时勇,江郎才未尽,仕途却阻断,十年间物是人非,从前所作的一些诗词歌赋,那些辉煌和荣光,恍然如梦,如今再次回忆和品读,仍能感知此中的韵味和心境。

2、《过垂虹》

自作新词韵最娇,小红低唱我吹箫。

曲终过尽松陵路,追念烟波十四桥。

解析:可贵的轻松喜悦的一幕,丽人在前,一唱一和,马山看壮士,月下不雅丽人,佳人配才子,新词配良曲,琴瑟之和,心中的喜悦和欢愉不由自立,美景丽人美事,身处此地,岂有不痛快的事理。书生得此佳人匹俦,心坎痛快,大年夜年节夜返家更是增加喜庆的气氛。

3、《湖上寓居杂咏》

荷叶披披一浦京,青芦奕奕夜吟商。

生平最识江湖味,听得秋声忆故乡。

解析:随处为家的书生,四处流浪,无以为家,分外是晚秋时节,荷叶田田,芦苇森森,经历了仕途掉意和人生百态后,心灵伤痕累累,心累了,故乡是的归宿和依靠之所,乡愁永世是心中最深刻的影象。

4、《过德清》

溪上佳人看客舟,舟中行客思悠悠。

烟波渐远桥东去,犹见阑干一点愁。

解析:人生最可贵是相思握别,尤其是与佳人的分离,丽人之恩难以消受,怎样如何世界没有不散的筵席,分手时候,彼此的情义难舍难分,相思握别之苦,让才子佳人愁绪满满,唯有四目相对,无声胜有声。

5、《湖上寓居杂咏其七》

平夷易近何用揖王公,归向芦根濯软红。

自觉此心无一事,小鱼跳出绿萍中。

解析:无欲无求,心远地自偏,可以不畏权贵,不为五斗米折腰,隐于江湖之中,处江湖之远,过着袒自如的生活,心态平和看周边景致,鱼跃溪中,浮萍点点,统统皆是景,统统皆有情。全诗的闲趣和镇定体现的恰到好处,毫无雕刻的痕迹。

6、《湖上寓居杂咏其四》

处处虚堂望眼宽,荷花荷叶过栏干。

游人去后无歌鼓,白水青山生晚寒。

解析:湖中有美景,荷花荷叶吸引无数旅客来欣赏,一时喧闹喧华,门庭若市,好不热闹。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代价和命运,有高潮就有低谷,待人去又规复宁静,小米德州app全诗经由过程一幅日常生活场景的描述,表达诗民心中的平和与宁静,表达与世不争的情怀。

7、《过湘阴寄千岩》

眇眇临风思丽人,荻花枫叶带离声。

夜深吻笛移船去,三十六湾秋月明。

解析:丽人配才子,才子思丽人,若是两情相悦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,分手只不过是为了下次的团圆和再会,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事不关风与月,心中最缅怀的那个佳人,若知道此时被人所思所想,心中的甜蜜不言自明。

8、《牛渚》

牛渚矶边渺渺秋,笛声吹月下中流。

西风不识张京兆,画得蛾眉如许愁。

解析:夜色如水,夜幕低垂,月下鸣笛子,心中有佳人,秋风萧瑟,寒风阵阵,书生有许多的愁情,却无人可以倾诉,心中有许多的豪情壮志,却没有人能读懂和赏识,有一种愁叫壮志难酬。不禁让人想起了远方的同伙,你在异域还好吗,是否和我一样愁苦。

9、《自题画像》

鹤氅如烟羽扇风,赋情芳草绿阴中。

黑头辨了人世事,来看凌霜数点红。

解析:自嘲之诗作,羽扇纶巾、风采翩翩的书生,天天与山林田园为伍,描绘美景来抒发自己心中的志向,从此识破人世的恩怨情仇,光阴百态,人情冷暖,折腾和令人烦躁,还不如走到门外去看那傲雪梅花,点点殷红,再接再厉,凌风傲雪,自有风骨,袒自如一样的休闲生活,令众人称颂和传颂。

扩展涉猎:姜夔主要成绩之诗词创作

艺术思维要领和体现伎俩也自出心裁。他善于用联觉思维,使用艺术的通感将不合的心理感想熏染连缀在一路,体现某种特定的生理感想熏染;又善于侧向思维,写境况物,不是正面直接形貌,而是侧面着笔,虚处真切。他的词在题材上并没有什么拓展,仍是沿着周邦彦的门路写恋情和咏物。他的供献主要在于小米德州app对传统婉约词的体现艺术长进行改造,建立起新的审美规范。

姜夔词清空高洁,极富想象,说话灵动自然。有很高的艺术成绩。他的艺术特色小米德州app可用张炎所下断语“清空”二字来概括。这种清空既不合于传统婉约派的绵丽软媚,不合于豪爽派末流的粗犷呐喊,也不合于苏轼以奔放为主要特色的那种清空。要而言之,姜夔更善于以书生的笔法入词,且更多地以“骚”的伎俩入词,对客不雅工具不作更多的质实描绘,而对灵气飘忽的心境则极善捕捉与表达。在以骚笔入词时,又善于接受江西诗风重视磨炼、考究瘦硬峭拔的特征,因而在清空之中带有一种刚劲峻洁之气。

姜夔词具有“清空”和“骚雅”的特色。姜夔的清空出自苏轼,骚雅脱胎于辛弃疾。苏、辛都是无意为词的,他们的清空、骚雅都是经由过程诗歌化的道路实现的。姜夔在引诗济词方面和苏、辛是相同的,但他故意为词,将词的乐律、创作风格和审美抱负纳入必然的法度之中,将原本并无一定联系的清空、骚雅联成一体,形成一种新的词风。南宋江湖词派理论和创作便是阐释和遍及这种清空骚雅词风的。他根据自己对音乐精神的理解,改造唐宋乐谱,使市井俗乐与传统雅小米德州app乐的精神相通;他总结化用才学的法度,从浩繁的典故中汲取其合营意义,把详细的感情升华为空灵隐隐的意趣;他用近俗的题材,体现出雅正的感情。他从词体的特性启程,因势而利导,顺俗而雅化,使清空与骚雅连成一体,形成一种新的词风。宋人以才学为词,抒发的感情对照空泛。沉溺腐化江湖,阔别政治风波,使江湖词人抒发的感情多是一种清雅的意趣。姜夔词的感情是孤云野飞、去留无迹的意趣,因为它无所定指,乃至《清喷鼻》、《疏影》的主题千余年来尚无定论。史达祖、吴文英、周密等风尘小吏的词作虽然有必然的现实感想熏染,但主要照样以抒怀为主,并具有结体为虚的特征。张炎、王沂孙等人抒发的是宋社既屋的亡国之痛、遗夷易近故老的黍离之悲,这种感情很难落实到详细的事故之上。散处江湖,与社会现实对照隔膜,匆匆成了空灵感情与骚雅人品的结合。

宋代词学的创作风格是趋向“清空”的,而审美抱负是趋向“骚雅”的。到了姜夔的笔下,才把它们绾结起来。姜夔固守素质,统统从法度启程,这使清空和骚雅的结合成为一种一定。姜夔对词体进行了周全的雅化,南宋中后期词人极工极变,皆不出姜夔的划域,并且各具姜夔的某种风格特性。后来这小米德州app些邻近的风格搜集起来,就形成了一个词学流派。这便因此姜夔为典范的南宋江湖词派。而江湖词派的三部词法,两部词选,还有频繁的词社聚会,都是在实践和通报姜夔的清空骚雅词法。像这样同时具备词人、词作、词选、词论、词社等五种身分对照范例的词学流派,在中国古代文学照样不多见的。

姜夔以故意的心态从事词的创作,卖力探究词的各类法度。是以,后人把以姜夔为代表的一些南宋词人合称为“骚雅派”。此中包括南宋中后期的姜夔、吴文英、史达祖、高不雅国、张炎、王沂孙、周密等人。这是继辛弃疾之后所形成的又一个词派。他们既不合于喷鼻而弱的婉约派,也不合于苏辛以来的豪爽派。他们更重视人工思力的安排,和周邦彦较为邻近。但他们在风格上有更明确和自觉的追求,更重视发挥传统的“雅”与“骚”的传统。所谓“雅”是指他们都受期间濡染,以雅相标榜,以雅为美学抱负。所谓“骚”是指以书生的笔法入词,偏重承袭以《离骚》为创始和代表的,以体现自我、抒发自我的主不雅性描绘为主要目的的抒怀传统。重视抒写心境是这派词人的紧张特性,也是这派词人对词的成长和供献。骚雅派词人加强了词的体现自我的能力,富厚了词的抒怀手段,在词有必然的创始之功,但为了追求骚雅,又走上了过于隐晦、渺小、破裂、缺少坦荡意境与坦荡手段的蹊径,将词带入一个狭小的寰宇,这对词的成长又起到了晦气的限定感化。姜夔是这一词派的代表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